狂欢中的国内戏剧节

大浪淘沙之后,会留下那些戏剧节呢?

文\罗丽

演出市场的兴旺是戏剧节最具推动性的力量,当城市中产阶层及年轻观众群体成为演出市场的消费主力,他们对推动戏剧节的发展很重要。但官方资源对文艺发展的重视、对戏剧节持续不断的支持,更是戏剧节长久不衰的保障。

金秋时节,国内戏剧演出季拉开了序幕,各类戏剧节排山倒海而来——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北京青年戏剧节、乌镇戏剧节、中国艺术节、上海国际艺术节等,这些艺术(戏剧)节名目之繁多、演出剧目和类型之丰富、审美风格定位之多元,如满目繁花。

戏剧节的三股推力

各类艺术(戏剧)节尽管在演出团体、演出类型及演出剧目从内容到形式各自都呈现出不同面貌,然而不外乎三股推力在支撑着艺术节的举办——“主流话语”的宣讲、“外国戏剧引进”的热潮、“民间力量”的活跃。

其一,官方戏剧节得益于政府加大对文化经费投入等举措,往往和评奖以及体制内创作的展演密切相关,可视为“主流话语”的集中宣讲,也是“主流价值观”作品的集中展示平台。

中国艺术节于1987年始创,每三年举行一届,由文化部和所在省、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中国戏剧节创办于1988年,每两年举办一次,由中国文联、中国戏剧家协会和所在省、市的人民政府共同主3办;亚洲艺术节是国家级区域性国际艺术节,由文化部主办,自1998年首次举办后,至今已有14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从1999年起,每年举办一届,是由文化部主办、上海市承办的国家级艺术节。

除了全国性的艺术节,区域性的官方戏剧展演也无处不在,几乎各省各直辖市的各级文化主管部门都有自己专属的艺术节,如:国内最早创办的省级专业艺术活动之一广东省艺术节;广东省文化厅主办的“粤戏越精彩——粤剧与全省地方戏曲剧种交流展演”;至今已举办5届,明年计划更名为“广州国际戏剧节”的广州艺术节;从1983年创办以来、每三年一届的浙江省戏剧节;还有创办于2011年的“杭州国际戏剧节”今年正式升级为“杭州当代戏剧节”,由杭州市委宣传部、杭州文化广播电视集团等单位主办。

其二,与外国戏剧引进热潮密切相关的,是观众开眼看世界的需求。近年来,几个影响较大的戏剧节或展演都着力于此,并合力形成一道外国戏剧来华演出的新景观。2010年,林兆华戏剧艺术中心作为第一个邀请国外戏剧团体来京演出的民间戏剧机构,成功举办了“首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至今延续了六届,成为业界相当有口碑的剧展;创办于2013年被誉为“戏剧狂欢节”的乌镇戏剧节虽只举办了四届,但以其国际视野、艺术水准、原创探索、办会理念等积累了人气和口碑;“戏剧奥林匹克”是在1994年由世界知名戏剧导演、剧作家特尔佐布罗斯、铃木忠志、罗布特威尔逊等人发起的国际性戏剧活动,旨在推动世界戏剧艺术的展示。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于2014年在中国北京举行,来自22个国家和地区的45部作品参加了展演。

此外,各类专业院团主办的区域性展演,也在上海、广州等地独当一面。上海当代戏剧节是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组织承办的一年一度的国际戏剧节,自2005年举办首届起,每一届均设有不同的主题,邀请世界各地的作品参与演出; 2013年始创的十三号剧院国际戏剧演出季,由广州话剧艺术中心承办,每年冬季举行,引进多部外国经典作品,已经成为广州戏剧演出的品牌活动。

其三,“民间力量”的活跃,一方面体现在青年戏剧人的创作能量上,另一方面也体现在民间资本对戏剧市场投资的关注中。

近年来,青年戏剧人的创作能量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针对青年人主办的戏剧节逐渐增多,戏剧节板块中针对青年人设立的青年单元也陆续出现。北京青年戏剧节创办于2008年,由北京市文联、中国国家话剧院主办,导演孟京辉担纲艺术总监;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中最有特色的环节“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始创于2012年,集发现、孵化、创造和展示青年艺术家及其创作于一身;两岸小剧场艺术节最早举办于2012年,由中华文化联谊会、台湾广艺基金会主办,每年邀请两岸不同风格的小剧场作品分别在北京、台北及高雄三个城市演出;而2013年创办的乌镇戏剧节也专门设立了“青年竞演单元”,让更多热爱戏剧有潜力、有梦想的青年创作者拥有展现自己的机会。

由于商业演出市场繁荣及民间金融资源的涌入,随着两者的意愿相互促进,各类民间机构主办的戏剧节也在几年内呈井喷状态。2015年创立的西溪国际艺术节融合了戏剧、舞蹈、音乐和多个创意板块;自称是“西部首个戏剧节”的三星堆丝绸之路戏剧季于2015年在四川德阳正式启动。这类戏剧节或展演,无论是在外国作品的引进上,还是本地原创的培育上,均打开接纳的空间和展示的平台。

在中国,官方和商业的两极博弈始终存在。因此,在“主流话语”的宣讲、“外国戏剧引进”的热潮、“民间力量”的活跃这三股推力的驱动下,演出市场兴盛,商业能量爆发,从官方到民间的各类艺术(戏剧)节从数量到规模也日益空前。其规模和定位呈现出官方VS民间、官方VS商业、民间VS国际、区域VS国际等诸多分野,大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之意。如此种种,戏剧演出的体量在这个时期内得到迅速攀升,但值得思考的是观演双方在艺术创作力和鉴赏力上,是被无形透支还是得到极大提升?演出市场的丰富和文化景观的多元是否等同于国内戏剧创作水平的整体跨越以及观众购买力的大幅增加?

谁为戏剧节埋单

诚然,演出市场的兴旺是戏剧节最具推动性的力量,当城市中产阶层及年轻观众群体成为演出市场的消费主力,能够推动戏剧节的发展。但官方资源对文艺发展的重视、对艺术(戏剧)节持续不断的支持,更是艺术(戏剧)节长久不衰的保障。因此,谁为艺术节埋单,成为了艺术节蓬勃发展的关键。

作为现时国内规模最大、口碑极佳的民间戏剧节,本届乌镇戏剧节特邀剧目单元一共邀请了22部来自国内外的戏剧作品,数量上超过了前三届,囊括13个国家和地区的精彩剧目。乌镇戏剧节有五大优势:一、全程在相当封闭的乌镇西栅景区内进行,演出场所相对集中,转场最多不超过20分钟,不需要体验大城市举办戏剧节时的舟车劳顿之苦;二、每天两到四场的剧场演出,外加数十场的嘉年华活动,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观看到最多最新的国内外戏剧作品是乌镇的魅力所在;三、戏剧峰会、小镇对话及一系列展览活动,使得戏剧节的学术含量提升,得以进行戏剧观念的跨国对话;四、青年竞演单元为更多热爱戏剧有潜力、有梦想的青年创作者拥有展现自己的机会;五、乌镇戏剧节一大亮色,也是其他戏剧节所不具备的环节便是“古镇嘉年华”——让参与者进入景区便能尽情欣赏世界街头戏剧、现代表演艺术、音乐汇演、曲艺杂耍等,现实近距离接触,氛围浓郁,浸润身心。

据统计,参与本届乌镇戏剧节有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剧组成员以及159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专业人士,以及参加青年竞演的为数众多的剧组成员,贡献有1900场次的演出,参演人数近千人。本届乌镇戏剧节8月5日特邀剧目开放网络售票,开票24小时,累计售出21508张票。而乌镇戏剧节的观众,既有一般的戏剧爱好者,更多是来自于体制内外的专业戏剧人。每到10月,戏剧行内“言必称乌镇”,以至于乌镇戏剧节期间在西栅偶遇同行司空见惯。

乌镇戏剧节-古镇嘉年华

如果说,乌镇戏剧节能在短时间里集中一睹国内外戏剧作品,因其先锋性、实验性、国际范、文艺范而受到各界追捧,那么,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绝对是集中观看近三年官方主流作品的极佳平台,以及了解当下主流文艺观念及主流创作力量的最佳窗口。在中国,官方与民间各自推动下的戏剧二元格局,两股力量始终并存。主流价值观在官方作品中彻底彰显的诉求,近十年来有增无减,日益强化。

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的57部“文华奖评奖”终评剧目均由各省市、中央直属单位推荐,涵盖了京剧、昆曲、地方戏、话剧等多种戏剧门类,其创作主题无不紧扣“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主流话语,对作品的思想性有着严格要求。经过严格评选,共有10台作品荣获第十五届“文华大奖”,10位艺术家获得“文华表演奖”。这些获奖作品或关注当下现实生活,如淮剧《小镇》;或褒奖先进人物讴歌革命先烈,如豫剧《焦裕禄》、评剧《母亲》、芭蕾舞《八女投江》;或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如歌剧《大汉苏武》、民族舞剧《沙湾往事》;或展现历史风云,如京剧《康熙大帝》、京剧《西安往事》等。

主流价值观下的宏大叙事,基本是“文华大奖”获奖作品的共同特点。相对于乌镇戏剧节所彰显的个性、实验、先锋、商业的个体艺术观念,中国艺术节更看重作品在思想深度、人文关怀和本体追求上的集中表达,使得体制内国有院团的作品几乎不涉及艺术家的个人情绪宣泄、摒弃一切的荒诞新奇,从而展现出一种“追求与人民同心、与时代同步、与中华文化同根”的大国创作审美表达。

除去一些评奖中不可避免的地区、门类之间的平衡,参选作品中的相当一部分还是能够展示出近三年来由中国官方主导的艺术创作水平。在主题意蕴、艺术表演、舞台呈现上,一定程度代表国家艺术形象。57台参评剧目中有25部地方戏作品,也从侧面体现了在国家扶持戏曲繁荣发展的政策下,戏曲有了更多展示的机会。

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神木分会场 新编大型晋剧《杨家城传奇》

中国艺术节的“艺术的盛会、人民的节日”的办会理念及“精品、惠民、节俭、可持续”的办会原则,昭示着这是一个政府出资为人民埋单的艺术节。官方艺术节的演出基本不考虑市场票房,靠政府补贴的惠民演出,或者组织工矿企业、中小学生集体观摩已成为惯常的方式。据观察所得,由于部分演出组织不当,存在“场外一票难求,场内观众稀少”的现象。这样的情景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在全国各地官方主办的惠民演出中,常常都能看到这样的尴尬场景——所“惠”之“民”未见能“惠之所惠”。惠民的初衷毋庸置疑,但操作和实施的过程却值得调整改进。据不完全统计,各地的文化主管部门、艺术机构和团体纷纷组织观摩团到陕西观剧交流,各地共组织3600余人次,累计观摩剧目820余场,实际数量肯定远远不止。而这一切,实际也是官方机构为政府活动的隐性埋单。

观众需要怎样的戏剧节

经济学中,需求是在一定的时期,在每个价格水平下,消费者愿意并且能够购买的商品数量。换言之,单个需求,指单个观众对某场戏剧演出的需求;市场需求,指全体观众对戏剧演出需求的总和。在当下戏剧演出海量涌现和各类戏剧节的狂欢之下,观众是否有足够的参与意愿和购买能力是戏剧节能否办下去的关键。

不过四年,乌镇戏剧节已经打造出国内戏剧节的金字招牌。据悉,今年戏剧节期间游客量26万左右,按照景区门票每张120元计算,就是数千万的收入。这还仅仅是门票的收入,还没有加入演出票及其他景区食宿开支的收入,相信总体收益相当可观。由此看来,作为乌镇总设计师的陈向宏,其超前的规划和经营理念在营运戏剧节的过程中再次得到认同。当爱丁堡、阿维尼翁、利贺这些小城镇均因戏剧而成文化地标时,陈向宏也敏锐地以戏剧“构建了我们的文化堡垒”实现乌镇的文化生态提升。在培养中国本土青年戏剧人的同时,进行“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实现乌镇整体旅游产业的换代转型。

然而,在乌镇戏剧节红火的背后,也不免存在一些质疑之声:部分邀请展演的剧目空有其名,艺术质量难以和戏剧节口碑匹配;邀请展部分演出门票及青年竞演的免费票均被“黄牛党”哄抬价格;邀请展在剧目选择上过于“剑走偏锋”而缺少一些适合普通观众的作品;景区内的食宿成本及演出票价偏高,等等。加上很多外国剧目在乌镇公演后,马上又到北京、上海等地巡演,直接降低了乌镇戏剧节的吸引力。因此,乌镇戏剧节如何能守住前四年建立的口碑,继续擦亮金字招牌,还需要策划者不断发力运功。

2014年乌镇戏剧节演出《青蛇》

实际上,官方戏剧节也面临着剧目选择、票房市场、观众组织方面的压力。以今年在广州举行的几个戏剧节为例,可从在地经验窥探一二。

广州艺术节于2011年创办,作为华南地区最大的城市艺术节,至今已举办5届,就其先后经历组织观众、公开派票、网络取票、半市场化运作等4个阶段而言,目的也是希望培养市民艺术欣赏兴趣,以达到培育演出市场、拉动艺术消费的目的。从2016年的举办情况来看,虽参演规模、进场人数、演出影响力都逐年提升,但也呈现出冷热不均的局面——作为开幕演出的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场《威尼斯商人》的票房不俗,部分名家名剧名团的场次售票火热,部分儿童剧、音乐会的场次完全可以市场运作,而部分戏曲类场次则票房冷清而需要组织观众进场。

“2016广东戏曲喜剧特邀展”作为国内创办的首个以喜剧为主题的地方戏曲展演活动,也遭遇到类似情况。外请的一些地方剧种由于方言等诸多方面的局限,在穗票房冷清尴尬,其中数场演出均需要在演出场馆的公众号上组织免费观摩活动。实际上,主办方可在观众问题上做足功课,除了实行“早鸟票”低票价惠民外,还可面向特定群体的艺术惠民,如每个家庭的儿女购票将获得银婚父母的赠票两张,每场均设置100张银婚惠民门票。这样一来,虽可视作文化惠民,但另一方面也显示这类戏剧节在市场需求上的错位——在选择剧目上并没有切中观众的实际需求,而供大于求的市场输入也显示出观众在购买力和参与度上的疲软。

综上,无论官方还是民间,观众的参与意愿和消费者的购买能力都是艺术(戏剧)节或展演能否办下去的关键。且不说对于商业运作而言,剧目不佳或者宣传不力则无以为继。哪怕是政府主导,如果单凭组织观众赠票来完成演出,也是难以持久的。

对于官方,需要的是人民的参与;

对于市场,需要的是投资的盈利;

对于观众,需要的是优质的作品和适当的票价。

对于眼下狂欢中的国内各类艺术(戏剧)节而言,大浪淘沙是必然的,质优量精才是可持续之路。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